鲶鱼精

忽然想写关于夏楠和队长

因为我这两天咳嗽的睡不着觉,忽然就想到写这样的一段文字,感觉更像是夏楠的内心独白或者日记,第一次写文,大家凑合看看

“咳咳咳”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夏楠暂停了手中的工作,喝了一口放在桌上的止咳糖浆,在异国他乡能够见到中文字样的包装感觉很亲切,而且还想到了那个人。
只不过是在一次聊天中和那个人偶然提到自己一感冒就咳嗽的睡不好觉。几天后便收到一个包裹,寄件人是他,打开后里面静静地躺着几盒糖浆。
“不愧是当几个大孩子家长的人,做事总是这么周到”,夏楠望着包裹就这样出神的想着。
思绪又回到那个午后,那个从巴萨母死里逃生的午后,那个人笑着对自己说“我们不早就是战友了”。
其实经历过上次在“伊维亚”的出生入死,真实经历了战争,我成为了战士。起初,面对先生和孩子的惨死,我发誓要和恐怖分子干到底,不再顾及自己的生命,也不再想要爱上什么人。
可是在那次,我和那个人深陷恐怖分子包围,他用命护我,他教我扔手榴弹、开炮,他说“要和他们干到底”。同样是那一次,我第一次开枪、第一次杀人也是第一次中枪。开枪的那个瞬间,只是想着不想让他死,不能让他死。还记得他焦急的跑来,看到子弹并未伤及我的要害,长舒一口气,说道“枪打的不错”。沙漠的阳光透过他的身影照在我的身上,我想着原来我不是孤身一人战斗,还有这样的一群人和我一样追寻着正义、和平,还有这样的一个人与我并肩战斗。
从那之后,我仍旧辗转于各国,用我的文字和报道来维护正义,还世人一个公正、和平的世界。我知道,在另一个地方,还有那个人和我在做同样的事情。也许在某一天,我们仍会在战场相遇,并肩作战。

夏楠拿起手机,给杨锐发了这样几个字“队长,糖浆很管用,我一切安好”。

评论(8)

热度(21)